專家學者齊聚798共話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

2022年3月5日,“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學術研討會在北京798國際藝術交流中心舉辦。

2021年4月19日,習總書記在考察清華大學時指出:“美術、藝術、科學、技術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相得益彰。要發揮美術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把更多美術元素、藝術元素應用到城鄉規劃建設中,增強城鄉審美韻味、文化品位,把美術成果更好服務於人民群眾的高品質生活需求。”

城市精神的塑造是一個和歷史、文化相關的概念,它是由傳統滋養的,但一刻也離不開時代的修正。整個二十世紀是城市文明走向成熟的過程,規劃理念跨越了從功能的完善到關注人文的階段。公共藝術作為一種當代文化形態,既演繹城市文化,又表述市民思想,因此成為了當代城市精神提升的重要途徑。公共藝術作為當代藝術介入公共空間和日常生活的一種路徑,在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文化消費需求,也會成為文化地標,代表一座城市的文化意象。

在舊城改造中,公共藝術是激活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成為城市更新的助推器。在新城建設中,公共藝術不僅營造新的城市公共空間與景觀環境,而且不斷創造城市的新場所與新文化內容,滿足日益增長的市民的精神文明消費需求,提升新城的獲得感與幸福感。公共藝術通過塑造城市新精神,以提升城市核心競爭力。

“藝術對話空間”系列論壇作為重要學術品牌活動,旨在為藝術與空間的管理者、研究者和實踐者搭建一個跨領域交流與合作平臺。論壇由北京城市規劃學會公共空間與雕塑藝術專業委員會和時代空間聯合主辦,798國際藝術交流中心承辦。

在主題演講環節,北京城市規劃學會秘書長于化雲就北京城市雕塑與公共藝術的發展做了系統的梳理和總結。中國城市雕塑家協會副主席景育民教授從自己多年的創作角度出發,解析動態藝術新趨勢,看動態雕塑如何去激活靜態空間。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雕塑系主任董書兵教授分享了他的《荒野藝術計劃》,看東方文明綻放于荒野大漠,傳遞千年的音訊。北方工業大學教授、《公共藝術》叢書主編、博士喬遷探討公共藝術如何推動區域發展與人文城市建設。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副館長尤洋從公共建築、社區和城市三個界面的實踐案例展開闡述“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中央美院建築學院學術部副主任、時代空間創始人阿福以日本瀨戶內直島為例,探討如何以藝術復興城市,推動城市更新發展。

在圓桌對話環節,二十余位來自城市設計、建築設計、景觀設計與雕塑、策展、藝術評論等各領域的專家學者匯聚798藝術區,共同探討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建構問題。論壇包括主題演講和圓桌對話兩個環節,通過與會專家的相關理論與實踐經驗分享,形成公共藝術與城市建設的有關學術成果。論壇由,中央美院建築學院學術部副主任、時代空間創始人阿福主持。

今天我們各位嘉賓在一起共同探討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是對北京及各大城市發展的一份責任。城市文化是公共藝術得以有效發展的物質基礎,而城市文化的發展則對公共藝術的發展産生極為重要的影響。讓我們通過各位專家的探討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充分利用公共藝術在城市文化塑造的優勢,推動城市文化建設與發展。希望各界專家通過798藝術區的平臺,分享藝術,推動公共美育。提升社會大眾的審美水準,讓我們的城市更美好,讓藝術走進生活,走進千家萬戶。

北京的城市雕塑是與共和國同時誕生的,1949年9月30日,毛澤東主席攜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在天安門廣場為人民英雄紀念碑奠基。1959年十大建築的建設為中國城市雕塑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一系列工農兵、陸海空、體育運動組雕建成。

1982年中央批准開展城市雕塑試點,開啟了中國公共藝術發展的歷程。1984年地鐵2號線壁畫完成。1985年全國第一個雕塑主題公園和一批環境雕塑落成。1985年啟動了歷史文化名人雕塑的建設計劃。1990年北京亞運會20多組城市雕塑落成。1999年長安街和王府井大街城市雕塑落成,陸續完成皇城根遺址公園、皇城根遺址公園、奧運社區公園等一批有規模的城市雕塑的建設。2000年抗日戰爭紀念雕塑園和紅領巾雕塑公園建成。2002年北京國際雕塑公園完成。2008年奧運會建成260多座城市雕塑。

北京的城市雕塑發展方興未艾,首都作為文化中心,建設城市雕塑、壁畫和公共藝術的推廣任重道遠。

中國雕塑藝術近年來從觀念到形式的研究與拓展,進入到全新的發展階段。科學與藝術相互融合,作為文化觀念與表現形式,已經進入多元化、多樣性的實驗狀態,成為重要的方法論與語境的探索命題,催生了本土動態雕塑藝術的實踐。

動態雕塑(裝置)的出現,以前瞻性的科技思維與藝術觀念嫁接,逐步探索拓展出一個全新的語言體系。由靜止到動態、由獨立到互動的新觀念、新形態實驗,是中國當代雕塑深度發展進程中邁出的重要一步。

董書兵圍繞“荒野藝術計劃”展開探討,這是他幾年正在進行的一個藝術創作計劃,是一個有連續性、觀念性的創作計劃,因為創作基地都是選取在戈壁、沙漠、山區等人跡罕至的地言方,所以取名“荒野藝術計劃”。目前這一創作計劃下已完成的作品有:《戈壁方舟》《大地之子》《無界》《風語者》《漢武大帝》等。

近幾年在戈壁灘等戶外場地完成的大型雕塑,採取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創作方式。這種不同體現在作品注意生態、人文的創作理論,從創作材料、主題風格到實施方式、觀念表達,都充分尊重大眾的審美需求,並與時代脈搏、城市風情、地域文化、生活習慣密切相關,以雕塑藝術的形式,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改善人與自然的關係,注重自然與生態的平衡。這樣的藝術計劃開闢了一個新的領域,對創作手法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需要藝術家很好的規劃和設計,再有包括材料的選用也非常重要。

公共藝術是區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産物。一百多年來城市規劃理念的發展完成了從滿足實用需求到人文需求的跨越,為公共藝術的産生提供了前提條件。

公共藝術是所在區域的面貌、歷史、文化、精神的重要體現者和記錄者,是區域文旅發展的重要基礎,是區域發展成熟的標誌。當然,也要警惕誇大公共藝術在區域發展中的作用,避免公共藝術過度建設。

自70年代以來,在全球範圍內,城市發展已經成為社會發展的主要支配力量,城市空間成為更加複雜的場所,蘊含著豐富的可能性。城市空間既是社會總體的共有物,也是不同群體産生關係的場所和實踐平臺。

藝術在各類城市空間的實踐,既可以創造臨時或長期的共同體,也具備生産瞬間歷史的能動性,從而激勵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發揮潛力。本次發言結合藝術在公共建築、社區和城市三個界面的實踐案例展開闡述。

通過對日本瀨戶內直島的深入調研分析,重點解讀瀨戶內藝術節如何推動瀨戶內各島嶼復興的機制和策略。在企業、藝術家、村民、遊客四類治理主體所締結的治理結構下,瀨戶內藝術節如何逐步實現其發展目標,即通過將現代藝術、前衛建築與自然和歷史産生共鳴,通過可持續的藝術活動,培育藝術和地區的共生關係,促進鄉村社區的發展,強化和城市之間的互動。同時,重點闡述我們應該如何參考瀨戶內直島的復興經驗,結合中國本土實踐,以藝術喚醒鄉土,帶動地區復興。

在圓桌對話環節上,北京798藝術區管理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王春清,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詳細規劃處(城市更新處)處長馬紅傑,北京市朝陽區文旅局副局長王令,中央美術學院教務處處長、教授孫韜,北京服裝學院美術學院副院長馬天羽,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公共空間和公共藝術設計所所長吳剋捷,中建設計集團總風景園林師、城鄉與風景園林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吳宜夏,中國建築標準設計研究院建築環境藝術研究院院長張明傑,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教授、美術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馬菁汝,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副館長尤洋,著名雕塑家章華,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公共空間和公共藝術設計所副所長趙幸,中央美院建築學院建築系主任、建築師何崴,文化和旅遊部藝術發展中心實驗室項目負責人王鐘,中國室內裝飾協會陳設藝術專業委員會執行秘書長張煥蓉,尚8文化集團董事長薛運達,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藝術中國主編許柏成,半月談新媒體總經理史勁松,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校副教授劉毅娟,首都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謝明洋,義大利萃島畫廊館長、巴塞羅那設計周中國館策展江雨朦,畫家、藝術經紀人吳桐,著名雕塑家王大朋,北京城市規劃學會公共藝術專委會秘書長李文璉,鳳凰藝術/鼓浪嶼當代藝術中心學術總監周赫,京豫文化聯合創始人張彥軍,非遺京劇臉譜傳承人趙楠等專家學者先後針對公共藝術、鄉村振興和城市更新等相關問題展開深入探討。

第一,新階段、新時代的城市精神還需要再定義,我們對首都的公共藝術和城市精神的理解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認識,尤其是後疫情和後奧運時代,北京作為大國首都,其城市文化體現什麼樣的精神內核一直是業內廣泛探討的內容。我理解,首都的文化內核應對不同的時代脈動有不同的回應,在作為國際交往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城市的今天,包容、引領、融合、國際化等城市精神內涵和外延都在擴充。目前我市在做消費城市商圈佈局專項規劃,不同商圈也在全力通過文化觸媒作用推動地區經濟發展,面對是新的消費習慣和新的業態方式,城市發展和規劃實踐路徑都不盡相同,所以應對新的首都城市精神進行再定義,再研判和再充實。

第二,北京在做減量和高品質發展的背景下,從量到質發生著根本的變化,城市存量建築、存量空間、存量園區、存量社區都要對城市更新的發展模式進行回應,這就對城市品質、文化傳承及新興業態産生了新的要求,對通過文化觸媒作用激發城市更新的要求也非常高。我們在規劃上對不同區域城市發展、城市精神有分區、分類、分人群、分實施階段的充分對應,對存量和增量分類加以引導,來滿足新的發展方式的要求。如首鋼和回天等更新地區都通過公共藝術和城市精神的深入挖掘來激發規劃實施和地區發展。回天地區還通過廣泛的公眾參與來挖掘不同人群、不同社區對於文化、藝術等城市生活的需求,規劃引導形成相應的城市人文和宜居空間來豐富和營造社區和街區城市生活,我理解這應該是我們目前公共藝術需要重點深入投入和關注的環節,也是北京城市更新工作加強自上而下引導和自下而上治理的關鍵環節,從而落實總書記關於滿足人民日益豐富美好生活需求的要求。歡迎各位藝術家能夠廣泛參與到城市更新中來進行廣泛的實踐。

第一,對於空間的理解。今天我們城市規劃的概唸有了新變化,現在不叫城市規劃了,也不叫城鄉規劃了,叫國土空間規劃。基於國家戰略層面的整體變化,國土空間規劃代替了過去傳統的城市規劃和城鄉規劃。這個代替實際上有幾個層面的含義,第一個變化是規劃的領域更廣泛了。過去我們説城市的時候,談的更多的是集中建設區,但現在已經拓展到非建設區,廣袤的山水空間區域,拓展到領海、領空層面。剛才董書兵老師的作品就是拓展到了非建築區域,拓展到了非傳統意義上的城市地區。第二個變化是空間關注點從功能逐漸轉向到品質。尤其對與北上廣深這樣的大城市,城市發展模式從粗放向精細化轉變。第三個變化是從單向維度的發展向多向度發展轉變。包括經濟、社會、文化、科技、城市建設等不同層面。這種多向維度的發展,更需要強調文化屬性,更應體現人文關懷。

第二,從北京來看,我們所在的城市,有一個重要身份就是國家首都。國家首都從定位上講是四個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這四點定位和公共藝術關係十分密切。另外,城市高品質發展也和公共空間藝術有著非常重要的關係,當前北京要打造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公共空間和公共藝術品質的提升,對與帶動消費整體的經濟活力和城市活力具有重要作用。未來,北京的公共空間和公共藝術將會成為城市發展的一個重要議題。

第三,空間和藝術的關係是也是文化層面的關係,尤其對於北京這樣的歷史文化名城,公共藝術是文化傳承、文化創新、文化表達和文化引領的重要載體。城市為人而生,不管是公共空間還是公共藝術,人才是主體,所以對與公共空間和藝術的討論,還是要回歸到人的需求。公共空間、公共藝術帶給我們是什麼?是撫慰、激勵,還是反思,這又是一個層面的問題。需要我們在關注空間和藝術本身的同時,更去關注公共空間、公共藝術與每一個市民的關係。有人説城市設計是有溫度的城市規劃方法,我想如果再加入公共藝術,可能我們的城市規劃會更有溫度,更能體現人文關懷。

文化藝術不僅可以和科技、旅遊融合發展,也可以和“雙奧之城”北京的奧運精神很好地結合起來。我覺得政府各職能部門要把藝術院校、藝術家資源整合好,把公共文化服務平臺建設、拓展好。讓藝術走進街鄉的公共空間,讓藝術家和社區老百姓形成良好的互動,讓公共藝術更好的發揮引領性、服務性、參與性作用!

公共藝術具有時代的引領價值、審美的普遍價值、文化的傳承價值,受到了人們廣泛的關注。早在2012年教育部本科目錄的調整,就將公共藝術作為設計學(1305)下的獨立專業(130506)設置,這是我國經濟、文化、社會建設發展需求層面在人才培養上的回應。就像是90年代,北京市設立的城市雕塑管理辦公室,也是當時為首都城市建設發展提供政策、操作、管理等工作孕育而生的職能部門,併為北京市城市雕塑藝術建設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今天,由於政府機構調整改革把辦公室撤銷了,在我看來是因為國家文化中心建設需求和實踐的路徑以及方式方法發生了轉變,因此成立公共空間和公共藝術規劃設計所也就不難理解。

新時代的公共藝術如何在城市更新和鄉村振興中發揮積極的作用,我認為人才培養是關鍵,這不僅需要政府、專家的廣泛參與,還需要與院校密切合作,共同謀劃人才培養的方向和方法。公共藝術專業的人才培養經過十年的實踐,取得了很多優秀的育人成果,同時在科技、教育、思想頻密迭代的當下,亦暴露出諸多的問題,比如專業的邊界、專業與社會發展的緊密度、學科交叉能力等問題。今年,教育部的學科目錄在調整,我想接下來本科專業也會相應做出調整,而公共藝術專業無論是放在設計學下還是美術學下亦或園林景觀學下,都不足以囊括未來新型城鄉發展和文化建設發展的內容。公共藝術更要求專業研究、學習公共藝術理論、公共文化政策、項目策劃、文化傳播等方面的知識,當然也包括藝術實踐。公共藝術專業人才需要具有在一個綜合的學科背景下去調動和配置相關專業資源的能力。因此,公共藝術專業是否放在藝術學或藝術學理論(1301)下,值得我們探討。

城市雕塑是中國在特定的歷史背景和經濟社會發展下産生的概念,而公共藝術在中國,也一定具有中國特有的時代特色。中國的公共藝術不僅具有其自身學理方面的特徵屬性,而且它一定會帶著中國的底色,成為城市、鄉村人民生活高品質發展的表徵,其“人民性”同樣值得我們注意和探討。

我今天有幾個觀點跟大家分享,:第一,藝術的場景變了。過去的古典藝術在雄偉廟堂之上,非常崇高和權威。而今天的公共藝術需要走下神壇,走入街頭巷尾,走入百姓身邊。人民的幸福是我們一切工作的圍繞核心。今天,公共藝術需要主動走入國土大地城鄉空間多種多樣的場景,和鮮活的生産生活生態空間融合,和廣大人民的需求融合。第二,藝術態度變了。過去的傳統藝術,藝術家是主體,藝術家的觀點和態度通過作品向觀眾進行單向的傳達。今天,觀眾更加期待藝術家要有和公眾通過作品進行對話、交流、互動的姿態。過去,我是藝術,你來欣賞我,我就是美,我來定義美。今天這個自媒體時代,人人都有話語權,每個人都可以定義個體的生活、身份、熱愛。藝術的話語體系從過去由藝術家和評論家輸送美、定義美,到現在的共建共用共議,藝術理應更加民主、更加廣泛、更加多元。第三,藝術手段變了。科技在如此快速而令人驚訝地改變人類的生存方式,一切皆可為了藝術服務,一切也都圍繞著藝術。包括元宇宙、網際網路、大數據、消費場景、人工智慧,藝術可以産生的可能性在無窮的擴大。藝術精神不滅,但藝術手段永遠在創新。第四,藝術作用變了。過去,藝術的作用相對來説是單一的,審美過程中産生的對觀眾精神或者情感的改變與影響。今天,藝術正在全方位走入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在表達城市的價值、定義城市的文化甚至在塑造一個國家的品牌方面具有無與倫比的作用。藝術正在發揮最大的可能性。實際上,中國當代的公共藝術是講好當代中國故事的重要手段。

因此,對於如何通過藝術發揮更多的價值,我有幾條建議;第一,做好“藝術+”。公共藝術院校和機構和藝術家們應當認真研究“藝術+”,怎麼和各個專業合作,怎麼和各個産業合作。藝術要跨界融合,要有“大融合”。第二,藝術的話語權要有更高的定位、更靠前的站位。藝術家應該在項目前期就參與項目策劃,藝術的話語權也要從末端走到前端,剛剛結束的冬奧會開閉幕式就向我們證明了這一點。第三個,藝術要從高高在上的神壇走到人間煙火。我們搞城市商業與文旅項目會提到産業鏈的概念,羊毛可以出在豬身上。對藝術投資的回報不一定要從藝術本身獲得,要研究公共藝術的産業鏈。例如,藝術街區,可以實現通過周邊商鋪的回報、消費的增高來反哺對藝術的投入。通過構建藝術植入生活的上下游和前後段産業鏈,形成藝術介入城市最好的方式。

以前,我們在鄉村振興、城市更新、生態景觀修復、建築室內設計等方面的設計工作偏重於用技術的手段來應對的探討。習慣聚焦話題在技術語境、標準語境、生態語境,今天的論壇更加側重人文和藝術語境。我有三個感悟與大家分享。第一,通過今天各位老師的精彩報告,我感受到當今的藝術形式更落地,更關注當代生活。這樣的方式會更加接近藝術本質了,不是看圖説話類的藝術。不僅題材、手段、形式很接近當代生活。第二,專業設計邊界更加模糊化。城市設計、建築設計、構築物、公共藝術、環境藝術創作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第三,不同專業之間的協同合作越來越重要。今天,城市更新和鄉村振興的設計協同工作需要更加多樣性、彈性化和靈活化,而不應是以前從總規、控規、詳規再到城市設計,到單體建築設計這個單線性的模式,而應該是交互的。有一些項目可能是由藝術家、策展人來主導了,從近人尺度的心理層面向宏觀的城市空間層面反向設計。

公共藝術是美育非常重要的場域,美育沒有邊界。中國的美育不僅是學校裏面學生的美術教育,更重要的是全民的美育。今天社會的主要矛盾是我們追求美好的生活,美好的生活由生活中、社會中的方方面面組成,公共藝術在這裡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藝術將會是我們推動社會發展的一個新動能,在社會中,藝術和經濟都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藝術通過空間的審美,在生活當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的社會還沒有形成一個很好的共鳴體系,所以我們要建構跨界融合的社會美育體系,包含著我們學校、社會、家庭三位一體的關係。我們的學術研究與政府、機構、企業的緊密合作,才更加具有社會價值。社會向美而行,需要更多的建築師、藝術家和各部門的支援,把藝術和大眾進行連接。城市精神需要大家共同挖掘,發揮各自的作用,貢獻各自的力量。

首先感謝北京798藝術區管理委員會黨組王春清書記為我們提供這麼好的平臺。感謝策展人阿福倡導和組織把藝術家和設計師非常好的結合到一起,召開此次公共藝術與城市精神研討會。我覺得咱們趕上好的時代,經濟發展、文化繁榮。北京的城市和文化建設日新月異,而且我生活在通州區宋莊,感覺通州和宋莊的城市面貌變化非常大,好多綠地公園都需要各位藝術家的創作。北京798藝術區是具有國際化的藝術展示平臺,全國各地的觀眾都願意到此來參觀學習,更需要歌頌生活、歌頌美好的作品呈現。希望在王春清書記的引領和推動下多創作好的作品,展現在798藝術區內的空間裏。

中國城市發展正在從增量時代到存量時代轉變,從加法到減法轉變。這就意味著不管對城市更新還是對鄉村振興,都面臨我們會從粗礦型,不斷做增量,轉變為對存量盤活,滿足老百姓的美化訴求。藝術將在城市更新和鄉村振興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最早,建築是屬於藝術的。建築教育開始於法國巴黎美院,現代藝術史中也是繪畫、雕塑、攝影和建築這四類,那時候還沒有設計學科。隨著工業化的進程,學科劃分越來越細。城市建設也逐漸分為規劃、建築、園林、藝術等學科,它們彼此分離,且把自己的柵欄札得很嚴實。

如今,我們需要重新審視這些學科門類在新時代怎麼發揮作用。我認為,從産業策劃,到空間規劃、建築設計,再到藝術的介入,乃至各種公共事件和媒介傳播都應該是一體化的,應該回歸19世紀提出的“總體藝術”的概念。我曾經也借用總體藝術一詞提出過“總體設計”的範疇。建築師不懂運營和産業,只是建一個好看的房子,這個時代可能已經過去了。我們要重回總體性的人,不管是藝術家還是設計師,還是社會人。建築師要懂規劃,規劃師更要懂藝術,反過來藝術家也要知道預算。也許我們需要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巨匠一樣,必須得是石匠才能去做教堂建築。當我們用這個思維去討論的時候,會發現公共藝術變成一個非常重要的連接點,把藝術家和建築家重新拉回到同一個場域裏來。某種程度上講,藝術家也可以做建築,建築師也應該跨出工程的桎梏,向公共領域去嘗試。

公共空間與公共藝術作為人們直觀感知城市的重要媒介,發揮著凝聚城市精神,調動市民參與的重要作用。在過去幾十年中,城市規劃師、設計師和藝術家們滿懷熱情,在首都建設發展的各個重要時期留下了公共空間營造與公共藝術創作的傑出作品,至今仍受到市民的喜愛,凝聚成為了首都獨一無二的城市形象與人文風采。公共空間與公共藝術設計所的設立,不僅擔負著傳承前輩們不懈努力的重要使命,更擔負著在新發展背景下將北京的城市公共生活和藝術設計品質推向新高度的重要使命。我們相信,更美好城市的未來離不開與市民更熱情開放的對話,與多元力量更緊密交融的共創。未來我們會努力發揮好連結和平臺的作用,期待能夠為首都公共藝術的發展創造更多腳踏實地的實踐機會,讓藝術融入城市的每個角落,點亮人們的生活。

公共藝術作為媒介在城市公共空間中具有很強的感染力和引領性,也是反映城市精神和體現場域精神的重要媒介之一;隨著時代和技術的快速發展,公共藝術百花齊放、良莠不齊;城市、區域及街道管理者在面對公共藝術發展及人民需求時,很難做出合理的評判和落地的選擇,財政分配與支出沒有數據支撐,服務半徑和品質沒有保證等,故應該從高品質城市建設的角度出發需要從規劃層面對城市公共藝術做專項規劃設計。

今天,公共藝術再成為社會熱詞,充分説明瞭社會與公眾對藝術的需求,公共藝術迎來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代。中國有著如此遼闊的地域、龐大的人群和豐富的社會環境,給藝術家提供了無限的施展空間,但是公共藝術涉及的學科領域越來越多,對建築師和藝術家來説亦是巨大的考驗。我們應該再思考——何為公共,何以公共?到底什麼才是真正好的公共藝術,應該如何衡量一件好的公共藝術作品;如何通過藝術的方式,真正對城市或鄉村的經濟發展、民眾審美産生作用。作為媒體,我們將和大家一起見證這一偉大的公共藝術時代。

藝術家就是媒體人。你們直接面對大眾,傳達著資訊和態度。網站、APP、微信不一定每個人都能看到,也不一定每個都打開。但是只要你走進798,就能看到雕塑在那裏,藝術品在那裏,它就是一個媒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