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 致 敬 斯 那 定 珠

“我对家乡有一种独特的爱,修路就是想为了让巴拉村的乡亲们走出大山,摆脱贫困。”6月18日,笔者参加云南省委宣传部在香格里拉举行的“建设美丽云南”媒体创意策划会,第三次见到斯那定珠,他仍初心不改,他说“把毕生的精力投在这里,死而无憾!”

当天晚上,就在香格里拉巴拉格宗大峡谷巴拉村,这是斯那定珠从小生长的地方,在他家的老宅里,我们开始了一场“火塘夜话”。围坐在他身旁,我用心地倾听他讲述巴拉格宗的故事,体会着他的博大胸怀与用心良苦,他没变,还是那样憨实、善良和亲切,平易近人,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不一样的是,他黝黑的脸上明显地透着坚毅、果敢、智慧和担当。

在我心里,斯那定珠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他为了修通家乡的路,准确说,他是在悬崖峭壁上凿一条路。修这样的路难度太大,修路专家、亲人朋友都说是“异想天开,斯那定珠‘疯’了”,可他不顾一切反对,花掉了辛苦28年做生意积攒的4千万元,还卖掉了所有的家产,只为修通家乡的路。

这些年,多多少少地关注着他的事迹,越来越对他豪气满怀的英雄壮举、热爱家乡的赤子情怀、迎难而上的坚定意志感到无限钦佩。

2008年,“挂壁天路”通车了,村民们都欢天喜地。从国道214到巴拉村,柏油路盘旋而上,全长35公里。这是斯那定珠10年历尽艰辛换来的。

这些年,斯那定珠获得不少荣誉,“中国旅游影响力人物”“优秀员”“中国好人榜”封面人物、“云岭楷模”“云南省道德模范”等。随着各级各类媒体的宣传报道,斯那定珠的事迹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他的形象也更加光辉耀眼。越来越多的游客只为看一眼斯那定珠这个传奇人物,慕名来到了巴拉格宗景区。

同时,巴拉格宗雄、奇、险、秀的自然景观,景区的雪山、峡谷、森林、牧场、古村落、高原湖泊以及天然佛塔的美丽独特铸成了一连串的大自然画卷,让八方游客赞不绝口。

在旅游业的带动下,斯那定珠的父老乡亲有钱了,乡亲们都脱贫了。这是让他最高兴的。他说:“过去没有公路的时候,一户人家一年顶多有两千元的收入,就不得了了。现在,一年10多万收入的都有,过去连车都没见过的,现在有车了。”

乡亲们都富了,可斯那定珠修路及景区建设花了整整18个亿,负债14个亿。如是一般人,面对这个天文数字就早垮了,可斯那定珠没有被打垮,他说“不能把负债转嫁给下一辈。”这个康巴汉子的倔强与担当,让人钦佩之至的同时,真替他感到无限的担忧,祝福他早日还清债务。

巨额负债却不垮?这有原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斯那定珠的格局与胸怀,这来自他的历练与见识。他说:“我28年在外拼搏,到过北上广深,做过批发零售,摸爬滚打,身边很多浙商们已经赚到几十个亿,甚至百亿的都有。而我就是赚到了三、四千万以后,来不及等了,我要修路,我知道这些钱修路远远不够。”

在过去,斯那定珠是不爱与媒体打交道的,不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也许他觉得夸夸其谈不如脚踏实地干事好。但在那晚的“火塘夜话”上,他情真意切和大家侃侃而谈,他说“但是现在不行了,巴拉格宗成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做旅游,如果宣传不出去的话就完了,带动乡亲们致富也成了一句空话,等于返回到了零点。”

怎么那么倔,非修路不可?“我们小的时候,特别的穷,10岁了还没有鞋子穿,大家可想而知,这种想摆脱贫困、走出大山的愿望,多么强烈啊!”斯那定珠回答说,他就是希望乡亲们能过上好日子,能和山外面的人一样,在一个地平线上。他说,“修这条路,是为了我的家乡,也是为了我自己。”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斯那定珠对自然生态的见解,他说,大自然是永恒的,人类是大自然瞬间的过客,大自然是我们大家的母亲。他说:“人类是大自然的产物,当然应该去保护大自然,但我们更应该明白,其实是大自然在保护着我们人类。”因此,保护生态,保护大自然应该是一种更加自觉的行动。

“刚开始修路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做旅游,是因为后来路修好了,又要不断进行维护维修,耗费不小,怎么办?”斯那定珠说,如果不做旅游,他第一反对挖矿,第二反对修水电站,这两样都会对巴拉格宗的自然生态造成严重破坏,唯有开发旅游。据了解,巴拉格宗有金矿、铜矿,还可以开发水电站。

为了拒绝挖矿和修水电站,斯那定珠谢绝了“只要‘签字画押’就给两个亿干股”的巨大诱惑。“我与他们‘斗争’了10几年,就是不干。”他说。

为什么选择做旅游?斯那定珠说,做旅游是最好的,可以保住山、保住水。“游客来旅游,带不走我的山,带不走我的草,带不走我的木。”他说,反过来,旅游做好了还可以更好地去保护自然生态,这是一个生态链的可持续发展的唯一选择。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作为一名员,就应该尊崇、践行好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思想。”斯那定珠说,我们就是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以后,在这里努力奋斗,在这里刻啊刻,在这里与全国人民一道齐奔小康,过好日子。(阿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